• 内容部分

作者:admin 2022-09-15 09:58 浏览

Sir很少在一部剧差不多播完的时候才聊它。

除非。

在这开播的一个月里,不断有线上的网友、现实的新闻,让你联想到它……

那么现在聊一点也不算晚:

《正义的算法》

开播前就备受瞩目。

豆瓣7.8,B站飚上9.2。

不仅因为陈柏霖。

更因为,这是Disney+与B站共同出品的第一部台剧。

台版《胜者即是正义》,当然只是风格相似,故事内容并不关联。

尽管跟前者仍有可见的差距,但《算法》作为一部律政剧,对于内地的同行依然是一次有价值的示范。

而对于我们普通观众。

在这部剧轻喜剧的外包装下,你能看到对何为正义的再次探讨。

以及,对人性灰度的再次体认。

但无论是正义还是人性,其锋芒往往令人不敢直视。

01

刘浪(陈柏霖 饰),台湾律政界当红律师。

白天上法庭,晚上上电视。

对着摄像机慷慨陈辞,义正词严地控诉着资本家对于劳务者的压榨盘剥(实际上只是想变相地为自己拉客)。

精准诠释了什么叫“嘴上都是主义,心里都是生意”。(好嘛,又一个古美门研介)

为了胜诉,他不择手段。

灵魂是什么东西?可以吃吗?

色相是什么东西?值几块钱?

他曾接手过一个很难搞的案子,对手是一个很难缠的律师,原本毫无胜算。

直到出庭前一晚,他搂着对方律师的肩膀,上了床……

试想一下,要是对手是男律师……

没差啦,年龄不是距离,性别当然也不成问题。

他总是胜诉,相当有钱。

当然这人也有一些靠谱的地方。

有钱但不炫富。

出了门想起家里有两盏灯没关,还要专程折返回来关灯。

还有一幕。

律所里面对老板的“考验”,问他觉得另外一个同事怎么样,可这同事就在窗外,明显“挑拨离间”。

怎么办?

这是要让刘浪左右两难啊,说吧,得罪同事,不说吧,得罪老板。

刘浪先是主动揭开老板“诡计”:

这边隔音应该不是很好

然后,面对老板“期许”的眼神,瞥见同事在窗外慢慢靠近的身影。

紧接着脱口而出:

太嫩了!

说出老板想说的话,同时两头不得罪。

我看老板你还怎么坑我?

刘大律师风度翩翩,又手段过人,一度无往不利。

直到他的克星出现——林小颜(郭雪芙 饰)。

林小颜也是个律师,基本站在刘浪的对立面。

刘浪是个人精,她是个菜鸟。

谈判当日,还得利用坐公车的时间背稿(而且来来回回就那两句)。

出庭了也好不到哪里去,她没照顾到委托人的病情,还向法官“异议”。

堪称“如何一分钟搞砸案子”的教科书级示范。

异议法官,谁听了不笑?

与他们各自的业务能力形成巨大反差的是:

‍刘浪当律师,一心向钱看齐;林小颜当律师,一心锄强扶弱,维护弱势群体的利益。

一个食品安全相关的案子。

当事人的孩子因长期食用某大品牌的果冻,导致肾衰竭住院,其父母求助林小颜,向该品牌公司提起诉讼。

刘浪为当事人申请了一笔来自公司的“捐助”,高达200万台币(约合45万人民币)。

林小颜果断拒绝。

为啥?

那瞬间,明显旁边的受害者本人都动心了。

因为,她看到了每一个食用有毒果冻的潜在受害者。

她拒绝得过于果断,以至于她来不及细想她是否有接受这笔钱的理由,来不及看看自己委托人的脸色……

她听到了遥远的哭声,却忽略了近在眼前的利益。

刘浪不会这么想。

在他向受害者父母递出协议的时候,他固然是为了钱,但也在客观上帮助到了他们,为小孩子的康复提供了希望。

否则,小孩子在高额医疗费的重负下,很可能等不到胜诉的那一天。

他的信条是为当事人争取最大利益,他做到了。

收下这200万,对他的委托人,对受害者家庭都是最好的选择。

问题是,刘浪的确帮助了一个人,却对更多无辜者被灾祸砸倒漠然无视。

林小颜固然菜鸟,但也只有她,还在为全社会追问:

当一个强大的巨人伤害了渺小的个人,我们是不是要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

她当然是在以卵击石,但她锲而不舍的不自量力,拥有着一种难以否认的价值。

因为她真正要守护的,是法律的底线和尊严。

即使她很菜,即使她总是输。

刘浪和林小颜的矛盾,就是法律局限性的体现,它常常无法保护每个人。

这时,你也就领会到了剧名的核心意旨所在:

正义,你要怎么计算?

02

是否存在一种两全之策?

复杂现实中或许没有,但在虚构的剧集里,我们获得了一次对此议题进行思想实验的机会。

还能怎么选?

互联网时代的老艺能了:组CP。

刘浪这么名如其人的名字,到了林小颜嘴里则成了“刘烂”。(呃,感觉更名如其人了是怎么回事)

刘浪自然毫不示弱,看他给林小颜的手机号备注:

正义魔人泡面头

相当恰如其分了属于是。

尽管谈判桌上林小颜刚不过,但下了桌子谁输谁赢可就不一定了。

才为果冻公司找补完,出门就看见“儿子”在前台吃果冻,刘浪慌忙制止,因为他其实也清楚这果冻有问题。

巧了么不是,林小颜就在旁边。

“报仇雪恨”的机会来得这么快,林小颜都忍不住腹诽老天爷真是待她不薄啊。

小朋友问:为啥不能吃?

林小颜也跟着“装傻”:对啊,为啥不能吃?

刘浪赶紧补救:因为我要吃。

话一出口他就知道坏了,这岂不是正中林小颜下怀。

林小颜:那你吃啊,不吃是要留着过年吗?

刘浪:……

△ 刘浪OS:靠北,不会要我真吃吧,这果冻有毒诶

赚钱嘛,拼了!

刘浪把果冻往嘴里一挤,一抬眼,望着林小颜,眼神里充满挑衅。

怎样,服了吧。

林小颜可不是好糊弄的,她学着刘浪咀嚼的动作,来了一句:

你不吞吗?

行,不给人留活路是吧。

搭配上二人少年感十足的表演,这CP并无硬凑之感。

而让内地职业剧自惭形秽的一点是,他俩无心恋爱,只想一门心思搞事业。

不止男女主角,这是剧中所有法律人心照不宣的准则。

刘浪之帅气,连林小颜的老板都对他垂涎不已。

聊起刘浪曾经“睡服”了他的对手,老板不禁浮想联翩:

要是下次让我遇上了

(你要怎样?)

我一定让他得逞

(嗯?)

不过等真见着了,老板却毫不示弱、锋芒毕露,像是变了个人。

那么,当刘林二人合体,会发生什么?

是否能给正义带来更优的算法?

03

一件索赔案。

建筑工地,烈日当空,工人阿勇在极度疲劳的状态下,从脚手架上跌落,腿部摔伤。

没完,几天后,他在工地被烧成了焦炭。

是意外吗?或许。

人命是无价的吗?或许。

但当家属找施工方索要赔偿时,人命就有了价格——120万台币(约合27万人民币)。

一条人命就值这个价吗?

一家人除了死者之外再无劳动力,还有一个身患重病的幼子要照料,他们要怎么靠着这120万度过余生?

五六岁的儿子在家门口,每天雷打不动地等待着父亲的归来,这120万如何抚平他的殷殷思念?

正义的算法,被等价成了人命的算法。

经过一番波折,刘浪最终为当事人家属争取到600万赔偿金,可谓大获全胜。

可诡异的事情出现了:

阿勇“复活”。

其实他一直都没死。

但尸体货真价实……莫非有什么阴谋?

原来那晚被烧死的是阿勇的工友,一位非法入境的泰国黑工。

这下,阿勇变成了诈死骗保,从占理的受害者变成了面临牢狱之灾的嫌疑人。

半年来,被他抛下的家人每天以泪洗面,无时无刻不挣扎在绝望的深渊中。

妻子见到他,第一反应是给他一巴掌,仿佛要用这巴掌宣泄掉所有的苦痛。

阿勇一边领受着她的痛苦和怨气,一边一遍遍说着:我好想你,我好想你……

到头来,夫妻二人只得相拥而泣。

一个巴掌,是他们能对这个残酷世界做出的最大反抗;一个拥抱,是他们能给予彼此的最大温暖。

小人物的无力,与其不被看见的汹涌着的悲喜爱恨,全被收容在了这一搧一抱之间。

阿勇有着自己的不得已。

家里的娃娃治病需要大量的钱,仅这笔开支,便足以拖垮这个家庭。

工地意外失火,烧死了泰国工友,警方误认为那是阿勇,于是他想到因此获得的赔偿金或许可以支撑家人的用度。

他决定诈死,半年来东躲西藏,悄悄打工攒钱,并寄给那位泰国工友远在故国还不知道他已经死了的家人。

但世界的残酷吊诡一面就此显露:

正是这种一心为家、为朋友奉献的忘我的爱,使他沦为罪人。

阿勇的心酸历程,并不能成为他骗保的正当理由,他必须付出代价。

饶是林小颜正义感爆棚,也无法否认这一点。

因此她和刘浪决定,一边劝他自首,为他争取法庭的轻判,一边为他争取最大限度的赔偿。

不意外,最终他们达成了目的,“算出”了他们想要的“正义”。

但别忘了,自然界的万事万物都是复杂多面的。

同理,正义也不会只有一面。

你想知道吗?

或者,你有勇气知道吗?

04

正义的另一面,对于刘浪来说,是他随身携带的那枚硬币。

一面是人头,另一面还是人头。

“看到的不一定是真的,是真的你也不一定看得到。”

正义的另一面,对于被毒果冻伤害的小孩的父母来说,是当林小颜坚持希望他们跟果冻商抗衡到底时,对林小颜说出的那句:

这不是我们想要的

“正义”,只是简单的两个字,但对于大多数普通人而言,它实在太过沉重。

重到无法宣之于口,重到甚至觉得自己不配,因为它大部分时候,都只属于巨人般的强者。

如果非要实现它、得到它,代价无疑是沉重的,普通人付不起。

所以,当知道诉讼的过程会非常漫长且艰难,夫妇俩立刻退缩了、妥协了。

他们或许“懦弱”。

但弱不是原罪,强者对于弱者毫不在意的碾压才是。

正义的另一面,对于一个两次救人一命的医生来说,是他第一次救得不够“完美”,他患上了忧郁症;第二次救得不够“完美”,他被被救者诬告索赔后,他决定辞职转行当兽医。

狗就是狗

人却未必是人

正义的另一面,对于在异国打黑工的泰国人来说,是他死了就死了,悄无声息,无人知晓,只留下一张残存的全家福与孤苦伶仃的妻女。

正义的另一面,对于工人阿勇来说,是刘浪帮他赢得了丰厚的赔偿,有着一个“谎言”的底座。

还记得前文提到的阿勇从脚手架上跌落后摔伤腿的那一幕吧。

阿勇的脚,其实在到达工地前就已经受伤了,因为摔车。

庭审中,刘浪并未提及这一事实,因为他只想为委托人争取最大权益。

施工方的确没有做好工地的防护措施,阿勇又确实需要钱。

可在未充分厘清因果关系的情况下,获得的正义还是正义吗?

这也是林小颜的困惑。

不要急着回答。

这是每个人,包括所有法律工作者,以及所有需要法律的人,需要耗尽一生去思考的难题。

它很难有答案,Sir甚至希望它永远不要有答案。

因为当答案被轻易得出的那天,法律或许就失去了它最珍贵的生命力。

这种生命力就是一种对究竟什么是正确不那么确定的徘徊和犹疑。

林小颜代表着法律理想,刘浪代表着法律现实。

这种理念上的根本区别和彼此间的针锋相对,早已藏在了片头的动画中:

一个是方;

一个是圆。

他们优势互补,分别在个人的诉求和法律的公义层面保全最大的可能性,并减少彼此间的互耗。

没有谁一定对,谁一定错。

现实在不停变化,这种拉锯就不能终止。

唯有如此,我们才能在正义的天平上:

无限接近那个完美均衡的算法。‍‍

而非远离,或者原地踏步。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编辑助理:哆啦C梦


满堂彩平台,满堂彩官网,满堂彩网址,满堂彩下载,满堂彩app,满堂彩开户,满堂彩投注,满堂彩购彩,满堂彩注册,满堂彩登录,满堂彩邀请码,满堂彩技巧,满堂彩手机版,满堂彩靠谱吗,满堂彩走势图,满堂彩开奖结果

Powered by 满堂彩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