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内容部分

作者:admin 2022-07-06 10:13 浏览

现在,眼明心细的人,都发现了:当初,司马南粉丝寥寥无几的时候,老胡正是《环球时报》如日中天的老总,粉丝如恒河沙数。于是,司马南时刻蹭老胡的热度,每次说视频,都要提到老胡,说什么都跟老胡扯上关系,天天说跟老胡在一起,其关系之亲密,仿佛诗圣与诗仙的——醉眠秋共被,携手日同行!更像大观园里潇湘妃子与怡红公子的——日则同行同坐,夜则同息同止……

然而,现在呢,风水轮流转,老胡退休下野了,司马南粉丝又非常多了,远远超出老胡,不是甩出他几条大街,而是一骑绝尘,使老胡难以望其项背。于是乎,司马南立即患了健忘症似的,越来越很少提老胡了,渐渐不需要老胡了,甚至现在还动辄要炸毛、露出獠牙,欲与老胡翻脸撕逼了。于是乎,广大网友都说:这司马不地道——见粉忘友,见利忘义。忒不可交也矣!

然而,窃以为,这对司马本性而言,再正常不过矣!君不见乎?当一资深盲人,突然邀天之幸而得以复明的话,那么,他要做的第一件事是什么?答曰:想都不想,嗡地一声,抡圆了膀子,铆足了劲儿,抛弃拐杖也!

而且,恨不得把拐杖抛到爪哇国!总之,要抛得越远越好!永不相见才好!再无人提起才好!因为,那时,他再也想不起拐杖曾经是自己多年来最好的朋友了,更拒绝想起拐杖曾经是多年来朝夕不离不弃地全力支撑自己所有行动的恩德了!因为,那时的拐杖,在他眼里,不仅毫无利用价值,而且只要有它在,它就会时刻在默默述说着过去自己的种种龌龊历史而深深羞辱自己伟大而高光的现在进行时!呜呼!司马南对多年的好朋友胡锡进尚且如此,更遑论司马南——对麾下的那群本来就无脑、无知、无畏的乌合之众——“马粪”(马粉)即“恨莫党”了!


满堂彩平台,满堂彩官网,满堂彩网址,满堂彩下载,满堂彩app,满堂彩开户,满堂彩投注,满堂彩购彩,满堂彩注册,满堂彩登录,满堂彩邀请码,满堂彩技巧,满堂彩手机版,满堂彩靠谱吗,满堂彩走势图,满堂彩开奖结果

Powered by 满堂彩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